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龙山书人的博客

相识是缘份,相会在银屏,用友情的丝线,拉近心与心的距离。托清风明月,把祝福轻轻的

 
 
 

日志

 
 
关于我

自幼酷爱诗词书画文学摄影艺术,热爱生活,性格开朗。2005年加入《中华诗词学会》任会员,同年11月加入《中华诗词文化研究所》任研究员,《中华当代文学学会》任常务理事,2007年北京大学人才研究中心聘为《中华功勋人物大典》特邀编委,2008年又被聘为《中华英模创新人才榜》特邀编委。个人业绩入编《求是先锋》. 实践篇,,《中华名人铭鉴》,北京《诗词世界》签约诗人。现任大竹县诗词学会会长,县老年大学画院秘书长。撰写古体格律诗词千余首,入编大型诗词典籍63部,获奖58次。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转]四川人是天下的盐  

2014-04-26 17:37:29|  分类: 转载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大漠胡杨《[转]四川人是天下的盐》

 

   四川的广博、四川的优美、四川的美味、四川的休闲,我们面对的是一个丰富的四川。

  无论在历史还是现实中,“四川”已不仅仅是一个区域的名词,它呈现出一种完全不同于中原的时空观——遥远、神秘、丰富、自成一体、充满诱惑。对于中国人来说,“四川”实际上是另一种时空的代名词。

  从来没有人敢于忽视这个时空,但也从来没有人能够全面解读这个时空。

  解读四川,要从文化入手。解读文化,要从人入手。

  “出川一条龙,在川一条虫”。对于我们来说,这句民间俗话像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咒语,促使我们不断寻找四川人的真相。

  《圣经》中基督对他的门徒说:“你们要做世上的盐”。这个盐,是一种很重的担当和责任。如果说川菜是天下美食之盐,味道最重、最特别,那么我们希望,而且认定,四川人是天下的盐。

    盐,是四川人的命,巴蜀祖先最初的武斗就是为盐而战。谁有能力领导他们夺得盐,谁就是他们的首领。

  盐,是四川人通往山外的路,大山深处蜿蜒崎岖的羊肠小道就是昔日盐贩子一步一个脚印踩出来的。

    盐者,岩也;盐是人类的根,不是食盐,而是岩石。做天下的盐,就是做社会栋梁。1930年代美国共产党拍了一部电影,直译叫《天下之盐》,中国把它翻译成一个词,叫《社会中坚》。

  盐者,言也;盐是一种承诺,一种责任和担当。是巴蔓子割头不割城的英勇大义。食盐者不食言。

  盐,是生活的沉淀物,生命的结晶体。飘零在生活中,散落在众生里,待我们去发现,去搜索,去品味。在成都,哪怕是在一个很不起眼的茶馆里,一个普通老者都可以和你龙门阵半天,言语中无不闪烁着如盐般晶莹透亮的朴素哲理。

  无盐则无味,一咸抵三鲜。 因为有盐,所以川菜有名;因为有盐,所以川人有味。盐,需要你去慢慢的品味,当你品出其中的“咸”来,你便懂得了四川人。

   四川人好吃嘴。麻辣二字地球人都知道。但麻辣只是表面口味,川菜真正的起点在盐味。四川人是天下盐味最重的人,他们喜欢用嘴巴去衡量人的生命价值。若是自由、豪爽,浑身通泰、不拘一格的,他们不说有情有义,只说“有盐有味”。反过来,一辈子谨小慎微,为物所役、与邻为壑的,就叫“没盐淡味”。白白来了世上一回。

  中国史上最著名的丑女叫“无盐”,但四川的女子或辣或酸,或麻或嗲,都是有盐味的。美不美不在容颜,而在椒盐。有盐就是红妆的超女,无盐就是武装的巾帼。

  四川人堆头小,体格也象盐一样精干。如《马太福音》中基督曾说,“你们是世上的盐。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在中国的人群中,盐,恐怕是能为好吃的四川人找到的一个最好譬喻。

  因为盐是海洋文明的遗迹和象征。甚至有学者怀疑三星堆就是古犹太文明的一次“宫外孕”。四川是中国的盐都,是儒家中国唯一一块深凹下去、与远古海洋气息相接的大盆地。川西有号称千年盐都的自贡,川东有号称中国死海的大英县盐湖。川北还有诞生了始祖盘古和嫘祖的盐亭县。据说盘古在这里开天辟地,给了这里的后裔两重启示,一是人活一天,就要活得有盐有味。二是就算身在内陆,我们的生命也是从海洋中来,从盐中而来的。地下有盐的地方,就有海洋文化的源头。这也应了圣经中的另一句话,人是“与神立约的盐”。所以“一切的供物都要配盐而献”。

  于是吃,就有了献祭的意思。韩国电视剧《大长今》里面说,做饮食的人,“要想着吃的人脸上的微笑”。其实四川人比长今更懂这个道理。千百年来,四川人凭着自己的盐和自己的嘴,硬是把这块盆地变成了中国的泡菜坛子,和中国人的味噌。

  上天造四川这块盆地,好像就是为中国人造胃。好有一比,人民若是君王,四川人就是中国的“大长今”。但四川人瞧不起满汉全席,他们愿意给天下人做盐,但他们生性自由,喜欢在街沿边边摆摊摊,不喜欢给帝王做厨子。

  因为盐正是自由和独立的象征。活得有盐有味,活得自由自在。活得洗尽铅华,到头来如开水白菜。这就是四川人的理想。尽管四川人在各个领域不乏骄子,但俗世的成功从来不是这块土地上的人的最高理想。尽管四川自古多才子,但四川这块地界几乎不出圣人,不出道貌岸然的模范。甚至两千年来,也很少出状元探花。它出的似乎都是大小的鬼才、怪才,奇人和异端。

  四川人是“不成器”的,因为老子说“君子不器”。这是四川道家文化与中原儒家文化的迥异之处。鲁迅说,“中国文化的根柢全在道教”。换句话说,中国的根柢就在四川。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四川这块盆地,是一锅汤中最浓的一瓢。

  自古以来,礼教的约束在这里就是最弱的。逍遥的理想从胃口一直延伸到了头脑。立功、立言、立德的伪不朽,不如一盘东坡肘子划算。你看苏东坡这大胖子留下的几道菜肴,尽是大肉。就知道四川从文化人到挑夫走卒,从古到今一个共同的性情,是只要活得自在,不怕吃得饿怂。

  四川人的道家气质,今天虽然所剩无几,但在中国仍旧是一个异数。自在和逍遥的人生理想,在成都、绵阳、德阳的每一个三轮车夫脸上都一览无遗。在成都人令人不可思议的私人轿车拥有量上也春光乍泄。在一个崇尚功利和繁荣的时代,人们说四川人好休闲、喜保守,甚至不求上进。物质上四川人是中不溜秋的。但这里的人显然拥有一种与他们的物质水准不相称的文化品格。在所有省份里,四川人也许是最平安喜乐的一个人群。

  人们对四川茶馆里能坐满比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还多的茶客,也感到不可思议。为他们慵懒的步伐,全世界城市平均最晚的起床时间(爱斯基摩人除外)而摇头。四川人的生活理想,自古以来就是对中国主流文化的一种抗拒和消解,所以才有“少不入川、老不出关”的俗语。人们对四川生活方式的提防,就像和尚对女人的提防。

  因为这个时代把物质理想摆得太高,连四川人自己,也在慢慢丧失为某种中庸的生活理想辩护的自信和能力。这种中庸理想转个身,就成了四川人在竞争力上可被批判的缺陷。成了破坏GDP崇拜的洪水猛兽。中国人主流的人生理想,一直缺乏自由的传统。四川人身上某种自由的禀赋和毛胚,也就被庸俗的理解为“休闲”和知足。被理解为和这个时代的高歌猛进相反的一种品性。

  盐还意味着改良、中和和防止腐败。四川人鬼精灵,花花肠子多。从来就和一切虚假的时代潮流和宏伟叙事离得最远,不会傻得在群体的名义下把个人自由全捐出去。有了这样的盆地,中国的地基就打得牢实。所以自古又有“天下已乱蜀未乱”之叹。四川人爱钱,也为生存奔忙,但他们也爱晒太阳。他们的先人有一种在挣钱和晒太阳之间求平衡的心态。四川的姑娘也爱时尚和虚荣,但她们更有灵台清明的熏陶,对那些开跑车、耍派头、装帅卖酷的后现代男人,干干脆脆的给一句最四川的价值评判——“瓜娃子”。

  四川人也爱出风头。文化界、娱乐界乃至企业界,台面上花枝招展的四川人总能数一串串。一个刘晓庆,就能让娱乐圈变成醋坛子。一个刘小枫,能让思想界夸了又骂,骂了又夸。一个海灯法师,几个气功大师,让人心翻腾,不得安宁。但四川人更爱自由。他们天生反感不自在,胜过羡慕任何人造的头衔和光环。但在不自由的时代,四川人就显得爱走极端。平常再穷困,也能活得均匀,活得脸上有光。但为了捍卫基本的生存权利,四川人一旦刚烈起来,执拗起来,也不会输于任何人群。这一点所有长眠地下的统治者们都不会反对,所以又有“天下已治蜀未治”之说。

  未治的意思是,谁想要医治这里的老百姓,这里就是一个产“刁民”的地方。但四川人也是仗义的。给老百姓一点好处,他们会比任何人都记得更牢。四川的男人可以在脑门上包一千年的白帕,只为了纪念诸葛亮的开明专制,略好于其他人的专制。这就是四川人的重情重义。

  四川人的念头,认为自己是四川人,所以才是中国人。首先是四川人,才活得有盐味。有了盐味,再来做中国人。地方口味也就是地方意识。他们不喜欢任何强加的群体义务,诗人何其芳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苦苦呼喊《成都啊,我要把你摇醒》,但成都人说,遭啥子急,让我再睡几分钟。你等他醒了,几十万川军就心甘情愿的出川赴死。为四川活,为中国死。地方和国家、个人与群体的关系,四川人其实比谁都看得最通透。

  盐还有个特点,就是撒在菜里有味道,放在一起就要板结。也许四川人太有味道了,结果四川不如四川人有味道。因为四川的四川人太多了。其实四川人本来就是一个移民概念,四川也是南北之间的一个文化杂糅地带。人们从天下来,到天下去。中间通过这块盆地,一次次的变成了四川人。就像盐在盆地里煎炼,到尘世上去散播。也许四川适合当库房,不适合当市场。适合作后方,不适合作战场。这就是上帝要让它凹下去的原因。管理四川这块地方,要象管理库房一样有责任感,象管理马厩一样有爱心,象照顾水库一样无为而治。

  盐是海洋文化、道家文化和移民文化的结晶。今天如果一个人看上去最四川,他看起来肯定最不儒家,最不端庄,既不先进也不落伍。既不傲慢也不卑琐。他的异数、禀赋甚至口音,他的盐味和自在,往往都来自这三个背景。四川人的生活方式,给我们提出了一种反省。中国人的自由自在和有盐有味,和那块凹地之间有什么关系?中国人今天有钱了,疲累了,我们到底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

  今天的四川人,有骨子里的自在,有世俗的中庸,有山上的道家气质,有稳得住台面的风流。但中国今天被高举的物质理想,是一种均质化的力量。再过二十年,四川人还是不是四川人?地方如何重新成为一个地方?

  和在其他省份一样,四川人正在学习如何不像四川人,他们如饥似渴的接受那些与日俱进的、普遍的时代元素。这些元素在今天占据他们,似乎并不比占据其他省份的人们更难。四川人作为一个文化概念,能否在时代精神的调整与社会制度的变迁中也成为一个后方,成为稳得住味道的盐?

  然而就像一座对现代化充满欲望的城市,越来越难以容下一段寻常巷陌的悠然自得。四川人的风流与自在,是否也将被更急迫的旋律雨打风吹去,成为盆地里的一段往事。“盐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咸呢”?这个问题时代提给四川人,四川人也提给这个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6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